新聞中心
您當前位置:
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企業文化
根根白發 綿綿親情
來源:劉艷
發布時間:2022-05-11
瀏覽量:281

輕輕推開那扇裂紋斑駁的木門,踏進那許久未曾涉足的堂屋,聞著塵封許久的老房子的氣味,環顧四周,一切都是老樣子,一切都是記憶中家的陳設,熟悉又有些許陌生。


今天是回家掃墓的日子,不知是否是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”這句詩的影響,每值此時,我的心上便蒙上了一層陰沉的薄紗。


“愣著干嘛,快去給奶奶上香!”屋外傳來母親敦促的聲音?!爸懒??!蔽覐街弊呱锨?,柜臺中央正盛放著奶奶的遺像。輕輕拭去上面的薄灰,細細察看這張奶奶生前為數不多的照片,照片里的她面容慈祥,眼角含笑,鬢帶皺紋,嘴唇微抿······最惹眼的是那一頭白發,梳得整齊又光滑,沒有一根“雜質”,白的純凈,白的透亮。點蠟、燃香、入香爐,裊裊的香煙四散開來,氤氳在遺像四周。在火光映襯下,奶奶的臉仿佛有了潤澤,那一頭白發愈發明亮。我靜靜地看著“奶奶”,“奶奶”也靜靜地“看”著我。這一刻,我竟,覺得她活了。


記憶的潮水奔涌而來,我接受浪花的洗禮,傾聽童年的聲音,感受埋藏心底的溫情。那時候的午后,風兒總是很輕,天兒總是很藍,夕陽西下,輝光輕撫。小院里,一位老婦人朝后院喊道:“鑫兒,過來再給我拔拔白頭發啰?!薄皝韲D”一個扎著倆小辮的四五歲女孩兒,蹦蹦跳跳地冒了出來,撲向婦人?!靶⌒狞c,別摔了?!崩蠇D人寵溺地摸摸小女孩的頭,牽起小手,說:“來來,讓我看看你的眼睛是不是又變亮了?”接著,老婦人舒服愜意地躺在躺椅上,小女孩就坐在門檻上,撥弄著老婦人那柔順光滑的頭發,認認真真地尋找隱藏在“黑色棉被”下的“白色搗蛋鬼”,一經發現,絕逃不出女孩的眼。只見她用小手撥開周圍的黑發,小心捻起一根白發,在指頭上繞一圈,再一揪,一根白發就被快速消滅了。


“看,白頭發!”小女孩驕傲地向老婦人炫耀道?!鞍ミ?,眼睛這么亮啊?!崩蠇D人笑著說,“喏,獎勵個糖?!薄坝质且桓?!”“嗯,更亮了?!?


 獨屬于婆孫倆人的午后時光在一根根白發拔下中悄然度過。拔完了,奶奶就把我抱在懷里,我欣喜于奶奶“變年輕”了,奶奶欣喜于我的“能干”,我們窩在搖椅里,搖啊,搖啊,搖過白晝黑夜,搖過春夏秋冬。


到了該入學的年紀,父母接我們進了城。不久后,我便在學校、鄰里結識了新伙伴,每天與他們瘋玩瘋鬧,興盡才歸?;蚴潜е娨暀C,沉迷于動畫片。奶奶自然而然被我拋在了身后,拔白頭發的事也被閑置了。只依稀記得奶奶挨家挨戶尋我回家吃飯,追在身后讓我添衣服。漸漸地,我懂了事,發覺了對奶奶的冷落,于是,我會時不時主動給奶奶拔白頭發,給她講學校里的新鮮事,奶奶總是笑瞇瞇的,耐心聽我侃侃而談。一時間,我們像回到了過去??僧吘鼓棠棠昙o大了,白發長得越來越快,只能采取染發措施,母親自然成了奶奶的“發型師”。我解脫了雙手,卻也解脫了與奶奶的聯系。此后,奶奶只能默默藏在我身后,日復一日為我整理書包、疊好紙巾、準備衣物······


可樂觀的心態終究無法抵擋年齡的無情,奶奶因心臟病住進了醫院。染發劑被停用,加上整日病痛的折磨,奶奶一夜白了頭。奶奶接受了滿頭的白發,她甚至悉心打理,總將白發梳得整整齊齊。 她還驕傲地說:“我這頭白發,白的徹底,別人想要還沒有哩?!?


又是太陽落山之際,云層間散著虹光。我來醫院看望奶奶,推開病房的門,奶奶正背對我坐著,呆呆地望著窗外。日光淺淺泄進來,包裹著奶奶,眼前的奶奶整個人好像在發光,那頭白發愈加耀眼?!澳棠?,我來看您了?!蹦棠搪劼曓D過身來,瞇著眼,像在辨認,看清是我后,奶奶忽的有了精神,高興得像個孩子,連忙拉起我的手:“真是我的鑫兒,快過來,我呀,要好好看看你?!泵业哪?,拉拉我的手,捏捏我的肩······奶奶的手,明明結了許多老繭,可觸及到我的皮膚時,是那樣溫暖柔和。


忽然,她像是想起了什么,抬頭問:“對了,今天不著急回去吧?”“嗯,作業已經寫完了?!甭牭轿业幕卮?,她更高興了,“好,太好了,來給我拔白頭發吧。你不來,看看瘋長了多少?!笨粗鴿M頭的白發,我愣是不知道如何下手,呆在了原地,奶奶卻也突然有些失意:“瞧我這記性,頭發都白光了······不知道拔哪根了吧?”說著,奶奶有些窘迫的撓撓頭,眼里盡是失落。我抓起桌上的梳子,舉在奶奶面前,“奶奶,我給你梳頭吧?!薄昂?!好!”悉心著、仔細著,我“打扮”著奶奶。梳著梳著,我發現,奶奶老了,真的老了。我緊忙抱住奶奶,埋進她的懷里,吮吸那熟悉好聞的味道,想留住她,不想她就這樣老去。奶奶慢慢撫著我,像哄小時候的我,微搖臂彎,輕哼小曲,哄得我迷迷糊糊睡了過去。


多想,多想,就那樣睡著,睡在奶奶懷里不醒來。彼時的我,大概無論如何也猜不到,離院后的第三天,奶奶就離開了我,在我沒來得及和她見最后一面的情況下,永遠離開了我。那時的日子過得就像噩夢:多少次,抱著奶奶的遺物,眼睛哭得紅腫,嗓子哭得干痛;多少次,夢見奶奶,夢到她難忍病痛折磨,夢到她在天堂無依無靠,醒來,枕邊濕了一大片;多少次,黑夜中,點點熒光里,我仿佛看見了奶奶,可一伸手,抓回的只有一手寂然······


再看向懷里的照片,我潸然淚下,好想再見奶奶一次,當面告訴她:“奶奶,我好想你。奶奶,我們一切都好?!?


屋外,紛紛下著雨。我的心里,也紛紛下著雨。點點雨滴,化作思念,化作愛意,落在心坎里,落到記憶深處。


世人大多渴望轟轟烈烈的感情,殊不知,細水流長,娓娓道來,方顯真情實意。那一根根美麗的白發,一頭連著人間的我,一頭系著天堂的奶奶,我倆的親情,在白發里綿綿流淌,歷經歲月,愈加割不斷、舍不掉。



(南鄭供水公司)


  編輯:  責任編輯:龍瀟瀟  審核:  
久久久久亚洲av无码专区导航